• 首页
  • seba
  • 亚洲爱
  • 栏目分类

    seba> 亚洲爱>

    你的位置:亚洲性爱区seba > seba > 你见过命苦的人有多苦

    你见过命苦的人有多苦

    发布日期:2021-10-22 01:20    点击次数:58

    讲一个“慰安妇”的悲惨故事!被日军猛烈攻击后,她生下了日本侵略者的儿子!这个儿子也生活在痛苦中。故事有点长,希望大家耐心看完。

    2006年4月,日本首次承认在广西桂林强行招募“慰安妇”。后来,一个叫魏少兰的老人说,她是被拐卖的慰安妇之一。不仅如此,她还生下了日本侵略者的儿子。在老人的口述下,鲜为人知的历史逐渐揭开了它的神秘面纱。

    01日军侵华时,魏少兰不幸被捕【/S2/】1931年9月18日,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爆发,标志着日军全面侵华。

    1944年9月,日军把魔爪伸向广西。不久,桂林沦陷,日军统治桂林259天。在这漫长的一段时间里,日本人无视国际公约,到处杀人放火。无数人分离,家庭破碎。

    魏少兰老人的故事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发生的。

    1920年,魏少兰出生在广西荔浦县的一个小村庄。在日本入侵之前,她已经生下了一个女儿,名叫“阿穗”。1944年冬天,魏少兰和大家一样在地里干活。

    她清楚地记得那天天空中有很多飞机,隐隐约约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发生。但是在偏远的村庄,农民对战争并不敏感。直到枪声越来越近,他们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开始逃离。

    魏少兰慌了,放下工作,然后带着1岁的女儿跑回家。她捡了一些值钱的东西,一路跟着大家来到牛尾山。

    果然,没完没了的炮声就是日军扫荡的信息。他们没有找到任何人,但他们没有停下来。几天后,日军发现了情况,终于找到了藏在山里的人。

    魏少兰躲在山洞里,不敢出来,她听到外面有人喊:

    “鬼子来了!鬼子来了!”

    过了一会儿,外面没有声音。她认为日本军队已经撤退了,所以她蹑手蹑脚地出去了。不幸的是,我碰巧遇到一群日军下来了。那一年,魏少兰只有24岁。

    面对几个持枪的日本人,她能逃到哪里?日军用锋利的刺刀,捡起了她背上的“肩带”。在几个人的拉扯下,魏少兰被送上了一辆军车。

    在此之前,车上已经有四五个和她差不多大的女人,都被日军抓住了。其中有两姐妹誓死相认,日军恼羞成怒,当场枪毙。......

    面对日本的威慑,这些手无寸铁的年轻女性被迫接受自己的命运。很快,他们被带到了一个“据点”。在这里,他们将被打上一辈子都无法抹去的耻辱烙印。......

    第二天,医生给他们做了体检。检查合格后,日军让他们住在土坯房里。大房子有三张床,小房子有两张床。一日三餐,也有专人到房。甚至洗澡和上厕所都要监控。

    【/s2/】02经过三个月的折磨,她终于逃脱了【/S2/】包括魏少兰在内的几个女人,似乎都知道自己接下来会面临怎样的噩梦。魏少兰记得第一个欺负她的日本兵:嘴上有小胡子,帽子上有黄色五角星,衣领上有两个肩章。

    日本兵野蛮地威胁她,魏少兰吓得不知所措,但她拒绝服从。日本兵看到这一幕,拿起刺刀对准她身后的女儿。为了保护孩子,魏少兰只能悲愤地答应了。

    为了防止孩子哭,日本士兵有时会带几颗糖果。但那些糖果的背后,魏少兰的“血泪”是满满的!

    从那以后,他们每天都在这个黑暗的房间里遭受非人的虐待。很多时候,日本士兵要求他们穿军装和和服。邻村有个妹子脾气很强,经常被打得皮开肉绽。

    为了生存,魏少兰选择了假装服从。渐渐地,守卫她的日本士兵也放松了对她的管辖。一天早上,魏少兰抱起女儿,以“上厕所”为由匆匆逃离。

    但是她被日本军队抓住了,她不知道自己在哪里。魏少兰走啊走,终于遇到了一个正在“除草”的女人。女人给她带路,魏少兰走了很久,才发现她还是走错了。

    晚上,她遇到了另一个善良的家庭。看到她很穷,她收留了她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她带着孩子们继续她的长途旅行。逃出日本魔窟后,魏少兰走了两天才终于回家。

    当时,她的脚是血淋淋的-

    魏少兰离家快三个月了,丈夫罗洛先已经对她的生死放弃了希望。当他看到妻子回来时,他的心情既激动又复杂。犹豫半天,第一句竟是:

    “我以为你不晓得回来呢!”

    魏少兰的出现让全家人都很开心。但是在得知她的悲惨经历后,她的丈夫很同情,但他的心总是很脆弱,说她:

    “到外面学坏了!”

    魏少兰吃了苦头,甚至想过吃药自杀。多亏被邻居发现,他才获救。很快,年仅1岁的女儿就因为没钱治腹泻去世了。然而,这只是她人生悲剧的开始。

    之后,她将面临更大的苦难,这需要一辈子去化解。......

    03受辱生下日本儿子,目空一切[/s2/]。过了一会儿,魏少兰发现自己“怀孕”了。她仔细算了算时间,发现不是丈夫的,但被日军带走后就怀上了。

    魏少兰不想要这个孩子,丈夫罗罗先强烈反对。然而,据魏少兰的女婿武文斌说,最终是婆婆发信息让她留下这个孩子。因此,她忍辱负重,生下了这个日本儿子。

    其实这不是婆婆的慷慨。是老年人经历了很多,看问题的时间比他们长。她怕魏少兰身体受到伤害,无法传宗接代。要求她生下孩子是残忍的。

    老人还不错。接下来的10年,魏少兰真的没能再怀孕。直到10年后,她的身体被草药调理,才生下一儿一女。

    1945年7月13日,魏少兰生下一个男婴,名叫罗。她当然想不到,因为这个决定,她会被儿子怨恨一辈子,永远不会放手。

    不出意外的话,罗的到来并没有给这个家庭带来任何的欢乐。罗玉贤自然是没有心情庆祝。这家人没有杀鸡也没有买肉。他们只能继续吃着苦涩的毛菜,默默品尝着苦涩。......

    当罗出生时,魏少兰甚至试图掐死他,但最终,她无法停止残忍。

    渐渐地,罗长大了。但是他发现周围的人看他的眼光都不一样。比如村民指着他,说他是“日本崽”,孩子也不跟他玩,就聚在一起欺负他。

    他问母亲,魏少兰只是哭了,并没有说为什么。三四岁时,罗无意中听到父母吵架,父亲气急败坏地骂母亲。

    “你这个败家婆!老牛婆!他不是我的儿子......”

    年轻的罗,自然不能理解这一切,他问奶奶。

    “爸爸说我不是他的儿子?”

    奶奶说:

    “你是他的儿子。”

    和母亲没有说什么往事,只是告诉罗:

    “阿弟,你快点长大,长大后为我报仇!”随着时间的流逝,罗薛山已经10岁了。有一天,他和叔叔一起放牛,不小心提到了这件事。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叔叔在母亲被日军带走后讲了自己的故事。

    但当时,罗对还是不太了解。直到在各种战争片里看到日本人的恶行,他才终于知道自己的来历——他是日本侵略者的儿子!

    罗终于明白为什么在他年轻的时候,他的父亲和弟弟妹妹们都吃米饭,而他却不得不吃粗粮。家里分梨,每次都是他最小;我的弟弟妹妹犯了错误,但是我的父亲责备他而不是责骂他们。

    过去的经历,就像放映电影一样,在罗的脑海里不断地翻来覆去。快乐的童年可以治愈一生;然而,治愈一个不幸的童年需要一生的时间。

    从那以后,罗变得更加小心谨慎和孤僻。“日本崽”的身份让他苦了一辈子。有时他会抱怨他的母亲:

    “为何要生下他,让他受这么多的罪!”但更多的时候,罗是一个人,默默忍受着外人的眼光。小学三年级时,罗辍学回家了;而他的弟弟妹妹们都上了初中。

    小时候眼睛有病,父亲不肯带他去看医生,导致他一生“残疾”。还有一次,罗山的学生得了皮肤病。和母亲一样,他也想过吃药自杀,但他没有死。童年的不幸一直笼罩着罗敏感的心。

    在父亲的位置上,他可能永远得不到一些照顾,但罗对说:

    “我没有记恨他。我们每个人在世界上,要讲仁义道德,要讲良心。我从小是他养大,不说他对不对,但他没有把我扔出去,才让我活到了几天。那些日本鬼子才是畜生,害我背负了一辈子坏名声,母亲也受了一辈子的欺负......”【/S2/】04我去日本请愿时,魏少兰的故事传开了【/S2/】2006年4月,日本首次承认在广西桂林强征慰安妇。

    有人给报社反馈,说老人魏少兰是曾经的慰安妇幸存者。后来,县通讯员还找到了魏少兰的女婿武文斌。经过一番劝说,魏少兰终于站了起来,证实了这一切。

    而她的儿子罗,也成为了——“第一个开慰安妇之门的日本后裔。”

    2007年7月,魏少兰父子出席在上海举行的“慰安妇信息博物馆”开馆仪式。当有人提到如果他真的能用科学的方法找到真正的父亲,他会怎么样?

    罗生气地回答说:

    “我会一刀砍死他,怎么可能会原谅呢?”后来,在日本的中国电视人朱宏听说了魏少兰的故事。他带着自己筹集的10万元来到魏少兰家。他将带着他们一家去日本参加“国际女性战犯法庭”,揭露日军的残酷真相。

    魏少兰和他的儿子罗也想到了算账。2007年12月,他们在朱宏的带领下前往日本东京。下了飞机,刚来到酒店,罗的情绪就失控了,他直锤自己的脑袋,撕心裂肺的喊道:

    “就因为我是日本崽,连老婆都讨不到,我这辈子完蛋了!”

    在东京的投诉会上,罗再次失控,跪在母亲面前。这些年来,罗一直在受苦,母亲心中的痛苦可能永远不会比儿子少。

    在罗的心目中,他向母亲诉苦。但通过这次日本之行,逐渐接受了罗。剩下的执念,只是对母亲悲惨经历的愤慨。

    后来,在姐夫武文斌的帮助下,他向日本发出了一封“请愿书”,上面写着:

    “希望你们尽快展开调查。时间不等人,我母亲已经八十多岁(注:当时准确年龄是九十岁),来日不多了,你们应该从人道主义出发,迅速行动起来。

    但最终包括魏少兰在内的很多慰安妇直到去世都没有得到日本的道歉!

    【/s2/】05魏少兰的最后一次【/S2/】在此之前,魏少兰的家庭生活非常困难,每月的保障收入只有300多元。魏少兰买菜的时候,经常只摘最便宜的白菜,家里一贫如洗。就连他居住的土房也是罗亲自建造的。

    然而,自从魏少兰的故事传开后,许多好心的志愿者给他们邮寄了东西:食用油、蛋糕、芝麻酱和很多日常用品。一天最多能收到5到6个包裹。

    在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魏少兰一家的生活逐渐有了起色。当时,据老人的孙子吴春华说。

    “外婆身体还算硬朗,走路不需要搀扶,胃口也不错,一顿能吃上一大碗米饭。”

    经过多年的侵蚀,这个曾经红唇白牙的女孩变得非常沧桑。皱巴巴的皮肤,凹陷的眼睛,都是时间留下的痕迹。

    那段历史依然是魏少兰的噩梦,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变得乐观而冷静。正如余华的小说《活着》所说:

    “人是为了活着本身而活着的,而不是为了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而活着。”

    当志愿者看望老人时,他们都被老人的态度所感动。有时候,魏少兰会给大家唱一首瑶族民歌。在那首醇厚悠扬的歌里,似乎老人一生的悲伤都已耗尽。......

    与魏少兰的开朗乐观相比,罗终其一生都无法与自己和解。他讨厌“日本幼崽”的身份,这让他遭受白眼,同时也让他失去了爱。

    曾经有人给她介绍过三个女人,但无一例外,她们都拒绝了他。我想,除了他家庭的贫困,还有一些更多的原因,那就是他的特殊地位。

    在那个小村子里,人们的偏见也是一把伤人的剑。

    罗一生没有结过婚,他甚至没有一个友好的朋友。人们拜访他们时,魏少兰经常和他们交谈。罗一向沉默寡言,不愿与外人接触。

    他甚至说,以后要去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出家。

    当时,罗与母亲相依为命。我的弟弟妹妹,因为他们母亲的身份被揭露,很生气,不再和他们打交道。据罗回忆,弟弟一年只给妈妈买过两次饭。......

    一百年后,罗可以为服务了。年纪大了,他只能帮侄子打理牛棚。在提到日本人的叙述时,罗只能无奈地说:

    “早几年,我很想给我妈,给我自己讨个公道。现在不想了,老了......”

    2019年5月5日13时20分,魏少兰去世,享年99岁。随着这些慰安妇幸存者的相继离世,不知道他们在不久的将来会不会得到日本的回应。魏少兰临死前说:

    “天上下雨路又滑,自己跌倒自己爬,自己忧愁自己解,自流眼泪自抹干。这世界真好,吃野东西都要留出这条命来看。”“正义可能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我们应该相信,他们所经历的暴行最终会被追究责任。即使他们已经去世,我们作为接班人,也会一直为他们睁大眼睛!(全文结束)